2017 青海义诊记(三)看诊与交流

如同前文所述,这次的义诊团队,结合了各地来的老师及学生,所以我们看诊时,也是根据各人的专长来设立诊间。首先是从北京来的李老师,他的学生们治疗方式主要以针及艾灸为主,特别的是他们有很大的灸盒,可以把背部督脉几乎整个盖起来,对治疗阳气不足或是气滞的病人效果很好。不过李老师因事只能在山上待三天就得赶回北京开会,由他的学生们继续留下帮助义诊进行。

还有从安徽来的吴老师,他们是火神派的传承,用针及开药都有独特的一套,也很注重经方的使用。本来是上到美千寺的主力,后来下到巴麦寺来,也负责主持一个诊间看诊。另外还有苗老师的团队,他们是整脊理复的专家,不只帮村民及喇嘛们治疗,连我们团队里成员也都利用早晨或晚餐的空档请他们帮忙调整脊椎。杨医师是西医出身,师从倪海厦老师后转为中医,并长期在中国大陆内地作义诊;两位在澳洲弘法的法师,同时也有中医师执照,是上到美千寺的主要负责人;当然还有从湾区来的两位王医师,一位也是硅谷损友团的成员,与从洛杉矶来的林医师一起合作,一位开方,一位下针;另一位王医师还在青海义诊前先到广州中医大及台湾跟著名师义诊了一个月,是位擅长用头皮针的医师。另一位从台湾来的张医师本身是西医,负责帮我们把病人分类,根据病情的需要并安排到适当的医师诊间去治疗。当然各位老师还有带了不少学生过来在各诊室内帮忙下针及治疗,所以这次的义诊团队真可说是人材济济,大家互相观摩,通力合作,共同完成义诊的任务。

在这里我们会看到许多在都会区里不曾见过的疾病,对所有与义诊的医师来说也是一种挑战。而这次看诊时,也常听到不同病人说他们去年也有来看诊过,觉得有很大的改善,所以今年听说我们又来到巴麦寺,就赶快过来看诊,这些对我们义诊队来说也是最棒的肯定与鼓励;还有一对父母带着两岁的小孩过来看病,小孩是双胞胎中存活下来的那一个,但是两岁了仍无法行走及站立,双脚呈交叉状,也只能发出单音,不会说话,可能是出生时就有脑部的损伤。小孩的父亲说他们也找过藏医,最后是神明指示他们到这里来找医师治疗。但说实话这不是一个容易治疗的病人,我们也是和不同诊间的医师互相讨论,综合大家的专长,各尽所能来给小孩治疗,并且教他们艾灸,希望能对这个小病人的病情能有所助益。

这位老妇人则是说她之前生了重病,咳嗽了很久,后来在胸部生了几个脓疱并破溃,其中流出了许多的脓水后病就好了,但是身上就留下当时出脓水的洞。照片中可见在膻中及乳根都有深深凹陷的洞,就是病后留下的痕迹。要知道当地是肺结核的疫区,也会有许多病人告诉你他有确诊肺结核,但老妇人是否因感染肺结核我们无从确认,也很难想像当时是什么样的病况,但听到这样的故事也实在令人赞叹人体的奇妙,竟能用这样的方式排脓祛病!!

这位病人则是因视力问题去找当地医师针灸,怎料到针后反而造成一眼斜视,双眼无法对焦。当下我们的治疗仍是针药并用,并不会因其是下针造成的斜视而不用针,但是病人在我们下针后自述有明显的改善,所以在之后天天都过来看诊,我们也就像之前提到的小病人一样,每天帮他下针,希望在有限的时间里能够尽可能帮他改善斜视的状况。
今年我们人力比较充足,所以也比较能有效的记录复诊病人的情形,每位复诊病人基本上都由原本帮他治疗的医师去作复诊,如此我们也能知道病人的改善情形如何。一周的义诊下来,我们与许多的病人也建立了不错的友谊与信任,尤其是每次看到他们病情改善时露出的笑容,也就让人忘了所有高原反应带来的不适,所有辛苦也就都值得了。

《待续》

Be Sociable,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